智信仁勇嚴,為將當必備

2019年10月29日  瀏覽:21


司馬穰苴,是田完的后代子孫,齊景公時,他任齊國的大司馬,以軍法嚴明、品德高尚著稱。而他能成為一個成功的軍事家,首先是從誠信做人開始的。
齊景公時代,晉國出兵攻打齊國的東阿和甄城,燕國進犯齊國黃河南岸的領土,齊國的軍隊都被打得大敗,齊景公為此非常憂慮。齊國大夫晏嬰就向齊景公推薦了一個軍事人才田穰苴,晏嬰給齊景公介紹說:“穰苴是將門之后,雖說是田完的妾生之子,可他自幼聰明好學,成年后文武雙全,有勇有謀,是個統軍作戰的良才,如果您重用他為將軍,我相信他能率領齊軍抗擊晉、燕聯軍,必能挫其銳氣。”于是齊景公召見了穰苴,跟他共同議論軍國大事后,齊景公非常欣賞他的文韜武略,立即任命他做了將軍,率兵去抵抗燕、晉兩國的軍隊。穰苴卻謙虛地說:“承蒙主公厚愛,在下感激不盡。可是我本來只是軍中一個小卒,您一下子把我提拔成將軍,位高居大夫之上,可我資歷尚淺,士卒們對我還不了解,百姓們也還不會信任我。我現在聲望不高,威信不夠,希望您派一位您最信任又是國人尊重的大臣來做監軍才行。”齊景公答應了他的要求,派莊賈去做監軍。
田穰苴臨危受命,自知責任重大。然而,他尚沒有在軍中樹立威望,怎么統領大軍,讓將士們心服口服呢?他深知齊軍所以戰敗是軍紀松弛,軍隊沒有戰斗力,所以他首先要嚴明軍紀,整飭軍隊,建立威信。
穰苴向齊景公辭行后,便和莊賈約定說:“明天正午在營門會合。”第二天,穰苴率先趕到軍門,立起了計時的木表和漏壺,等待莊賈。但莊賈一向驕盈顯貴,認為率領的是自己的軍隊,自己又做監軍,就更不著急,親戚朋友為他餞行,挽留他喝酒。已經等到了正午,莊賈還沒到來。
穰苴打倒木表,摔破漏壺,進入軍營,巡視營地,整飭軍隊,宣布了各種規章號令。等他部署完畢,已是日暮時分,莊賈這才到來。穰苴說:“為什么約定了時刻還遲到?”莊賈醉醺醺地說:“朋友親戚們給我送行,所以耽擱了。”穰苴說:“身為將領,從接受命令的那一刻起,就應當忘掉自己的家庭;來到軍隊宣布規定號令后,就應忘掉私人的交情;擂鼓進軍、戰況緊急的時刻,就應當忘掉自己的生命。如今敵人侵略已經深入國境,國內騷亂不安,戰士們在前線浴血奮戰,君睡不安穩,吃不香甜,全國百姓的生命都維系在你的身上,還談得上什么送行呢!”于是把軍法官叫來,問道:“軍法上,對約定時刻遲到的人是怎么說的?”軍法官回答說:“應當斬首。”莊賈看穰苴說得斬釘截鐵,想是真要殺他,嚇得急忙派人飛馬報告齊景公,請他搭救。報信的人去后不久,還沒來得及返回,穰苴就把莊賈軍法處置了,向三軍巡行示眾,全軍將士都震驚害怕。過了好長時間,齊景公派的使者才拿著節符來赦免莊賈。車馬飛奔直入軍營。穰苴說:“將領率部在外,國君的命令有的可以不接受。”又問軍法官說:“駕著車馬在軍營里奔馳,軍法上是怎么規定的?”軍法官說:“應當斬首。”使者異常恐懼。穰苴說:“國君的使者不能斬首。”就斬了使者的仆從,砍斷了左邊的夾車木,殺死了左邊駕車的馬,向三軍巡行示眾。穰苴派人回去向齊景公報告處理結果,然后就率兵討伐晉軍去了。
士兵們見穰苴如此信守軍法,都非常佩服、尊敬他。士兵們安營扎寨,掘井立灶,飲水吃飯,探問疾病,安排醫藥,穰苴都親自過問并撫慰他們,把體弱有病的統計出來,還把作為將軍專用的物資糧食全部拿出來款待士兵,自己和士兵一樣平分糧食。士兵們都很擁護穰苴,就連病弱的士兵也都要求一同奔赴戰場,奮勇爭先地為他戰斗。晉國軍隊知道了這種情況,就把軍隊撤回去了。燕國軍隊知道了這種情況,渡黃河向北撤退,因分散松懈,齊國的軍隊乘勢追擊,收復了所有淪陷的領土。穰苴率軍凱旋。
還沒到國都,穰苴就解除了戰備,取消了戰時規定號令,宣誓立盟后他才率軍進入國都。齊景公率領文武百官到城外來迎接,按照禮儀慰勞將士后回到寢宮。齊景公接見了穰苴,并任命他做大司馬。從此,田穰苴也被稱為司馬穰苴。
司馬穰苴信守軍法,威立軍將,他言出必行的領軍之風和軍事謀略被后世的齊威王高度重視,也澤被至今。